一首小诗

2011 5/4

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颗树

站成永恒,没有悲伤的姿势

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空中飞扬

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

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从不寻找

我挺喜欢这首小诗的。网上有说是三毛写的,但我觉的不是。另说是一个叫姜岩的女子写的,我觉得更像一些。姜岩最后因为丈夫婚外情受伤自杀了。

另外还看到这么一段:

如果有来生,

要做一棵树,

站成永恒,

没有悲欢的姿势。

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

一半在风里飞扬,

一半洒落阴凉,

一半沐浴阳光。

如果有来生,

要做一只鸟,

飞越永恒,

没有迷途的苦恼。

东方有火红的希望,

南方有温暖的巢床,

向西逐退残阳,

向北唤醒芬芳。

这个版本还有个名字,叫《说给自己听》。传是三毛写的,但是据考证基本肯定不是。不知道后面那个鸟是哪里来的,没有前半部分讲树的那个感觉了。当然,也是因为自己心里是一个喜欢在一个地方安稳扎根的人,不是一个喜欢到处漂泊流浪的人。

比较好玩的是,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豆瓣上马上就有人拿来调侃了:

《说给别人听》

如果没有来生,

就没法做一棵树,

没法站成永恒,

只有悲欢的姿势。

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

一半在风里飞扬,

一半洒落阴凉,

一半沐浴阳光。

只能是幻想

如果没有来生,

就没法做一只鸟,

没法飞越永恒,

只有迷途的苦恼。

东方有火红的希望,

南方有温暖的巢床,

向西逐退残阳,

向北唤醒芬芳。

也只能是幻想。

呵呵,有诗的岁月才像岁月。